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Johnny仔 | 29th Nov 2013, 00:38 | 個人‧生活 | (100 Reads)

這裡之後不會再作更新, 也是時候搬離這裡

新址連結如下: 

撚廚飲食札記

http://lunch-foodie.blogspot.hk/ 


Johnny仔 | 27th Nov 2013, 23:27 | 個人‧生活 | (79 Reads)

作為一個餐酒系既小學徒,今次基本上係一網飲盡左sakewhisky、啤酒同wine呢幾個大系,而且所有釀造過程都一次過實地考察過。可以話,全地球都未必有一個國家可以有咁多種類既釀地,同時又種左咁多種類既原材料。所以,如果再要搞醇酒之旅既話,近近地去日本都可以。

老實講,我係旅行前冇咩點做過research,只係大概知道有咩地方可以去,詳細既野都未必完全知道,要去發掘未知既,就等你既眼睛自己去發掘啦。

這裡主要是列一下這次去過的酒廠、博物館以及有提供試酒的地方:

 

日本酒:

北海道旭川市 - 男山酒造資料館

北海道札幌市 - 千歳鶴酒ミュージアム

啤酒:

北海道札幌市 - サッポロビール博物館

北海道小樽 - 小樽ビール・小樽倉庫No.1

Whisky:

北海道余市町 – Nikka Whisky

Wine:

山梨縣勝沼町 ぶどうの丘

山梨縣勝沼町 –Chateau Mercian

山梨縣勝沼町 蒼龍葡萄酒

山梨縣勝沼町 Chateau Chanmoris

山梨縣勝沼町 Chateau Chaterise

山梨縣勝沼町 麻屋葡萄酒


詳細既情況的暫時懶得寫住。遲d慢慢黎。


Johnny仔 | 20th Aug 2012, 23:52 | 個人‧生活 | (134 Reads)
已經有一段非常長的時間沒寫過博啦。不過,又趁今日在家養病,突然心血來潮,展現一下已經生疏的手藝囉,但要找得到五六年前的丁點兒寫作靈魂,又真的很難很難。

只不過,有兩件終於告一段落的,就是開博之時已經進行中的日文學習經歷,以及考過多年合格過又不合格過的CFA,終於都劃上個圓滿得來又不是非常圓滿的句號。說是圓滿,主要是因為這兩項事情總算完成了,而不圓滿呢,就是我日文已經沒有打算考N1,同時失去了繼續進修的動力。

說回那個爛鬼CFA考試,雖然考過3level都不是易事,不過我每次都是符碌合格的,尤其是最近的一次。這好可能是和上一個level一樣,考試前都係去了旬菜富的緣故!

雖然餐牌上的東西看起來都很grand很不錯(我沒拍,不過好多看我的博的應該吃過啦),但因為是預祝考試成功的關係,於是點了個整個meun最貴的九州鰻魚飯($270)。但係呢,上菜時再加食後感呢,就是完全食唔出個鰻魚飯同平日食的有很大分別。

Picture

不過唔緊要,反正食左落肚就算啦,我當時心想,如果考不上再投訴都未遲。但考試的一天,其實都頗諸事不順下,除左訓得非常之差外,考個陣完全覺得自己咩都唔識,考完都很大機會打定輸數。

Picture

但最後望到咁既成績都可以合格的時候,我都係以後要去多d旬菜富啦。

 

三年前的博文:

考試前夕之盛宴

http://jlcool06.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761348

 


Johnny仔 | 28th Dec 2010, 00:36 | 東京見聞 | (267 Reads)

近期懶爆,博文都幾乎沒寫,雖然紅葉時期已過,不過下面的圖則不可不貼,因為實在是太美好。

其實只是選了還有紅葉的,當中大部分的已經凋謝,但幸好這個時間還有少部分可看的。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Johnny仔 | 15th Aug 2010, 13:54 | 夏日東西之旅 | (330 Reads)
自從旅行回來,苦思良久也思不出甚麼,想不出從哪裡要寫,突然有一日又拜訪 <京の街角> 的blog,忽爾博主又去大徳寺,看了又看,忽然覺得若有所失,不寫不快。

記得某日和友人到嵐山一遊之後,本打算坐火車回二条再去京都御所。我施施然的在下車後打開るるぶ,一看,不得了,不記得御所就是御所,不是每日隨便都給人進場參觀,像我等閒人要先一早予約,然後再看情況安排。所以呢,我坐地下鐵時選了一個往市中心方向,之後充趁著空檔時間揭呀揭,於洛北地區還有個大德寺沒去,再看看時間,應該還趕得及關門前一遊。 (閱讀全文)

Johnny仔 | 20th Jul 2010, 01:08 | 夏日東西之旅 | (215 Reads)

21.    摸門釘次數不算少,包括京都鞍馬的流水冷麵、知恩院附近的一澤信三郎帆布及東京上野的北山咖啡店。


22.    還有一日看球時看到北京人及會廣東話的,一時間四種語言用齊哂,會廣東話的是英國移民後裔,操流利廣東話,不過香港已經沒有親戚,還有是其實一次也沒有到過香港。


23.    終於去了彥根城,都是剛巧有時間順路去,不算是很有看頭但也不算是小城池一個,附近風光還要比姬路城好。只不過打算去食近江牛的時候,不是沒有人去就是太貴,而且坐巴士的地方又騎呢,行都行到累。


24.    結果當日夜晚竟然回到京都站解決,早知如此就去近江八幡走一趟,那裡食店比彥根多一點。


25.    有數次在café吃早餐時,於端上咖啡後都對檯上的鹽有半點懷疑,同時又找不到砂糖,結果真的有一次誤將檯上的鹽當作砂糖,結果要讓老闆幫我換咖啡。


26.    講起café,有一次最顛的是我在大德寺附近,黃昏5點多入內光顧,基本上是吃完東西就要走的,剛巧老闆妹妹及朋友在這裡,結果談天說地八點。不過還未夠,外面還有位藝術系姐姐,又再談多一會,真的要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時,再不走真的沒有東西吃,甚至連巴士也沒有。


27.    關西人傳承了中國人的國技,放飛劍及蹲功,不只一次的街上看到表演,後者有相為證。還有一樣更奇怪的東西,就是在街上有跳舞機玩,簡直就是昤光倒流至九十年代。


28.    於明石市某戲院播放的電影分別為:名器探り、義母狂い、洩れる喘ぎ声,基本上和油麻地戲院沒兩樣。


29.    我其實真的想在明石市遊覽,但不自覺地走到明石市的海邊看到開往淡路島的章魚星號不夠十分鐘就啟航,難道有不上船的道理麼?上船的後果呢,就是去了一個極像上次在八戶鮫町的小鎮,靜得不能再靜。


30.    須磨海水浴場有放課後的中學生暢泳。不過呢,女同學沒有帶泳衣,二話不說直接將bra當泳衣著,就這樣跳下水玩。


Johnny仔 | 4th Jul 2010, 01:59 | 夏日東西之旅 | (256 Reads)
趁著還有少許記憶時,記低旅行時的種種:

1.      有好多店舖播著的歌我係識唱既,肯定熟過D廣東歌好多。

2.      一落到新宿站搵locker放行李,又係同東京站一樣,差d迷路。同埋Locker原來係有營業時間,過左鐘有機會番唔到去拎野。

3.      發覺係新宿行街既第一個感覺,就係我要戴番副眼鏡睇清楚D人先,係竟然有一種久違既感覺,到而家係HK行落條街度都唔太慣。

4.      吃過全新宿及高田馬場地區最好吃的吉列炸豬扒<とん太>,特意上網找的,不過420yen的啤酒係好細杯。

5.      日本對荷蘭的賽事其實是在mobile TV睇的,即是可以開天線收看的同時又有字幕,那時剛剛和朋友吃過飯在新宿的其中一間coffee shop休息。

6.      midnight bus都係唔多舒服,雖然架車係唔錯,個位有得挨後同埋可以落罩,但有一半時間都係條腰骨好似冇野墊住,累得來又訓得唔好。

7.      京都係寺廟同coffee shop最多,早餐同tea time都有去。食早餐既主要係hostel附近隨便找一家,幫襯既最多係公公婆婆,服務周到。Tea timed我多數反而係去新店,會比較有特色同埋多特別擺設,有時還有演講會同concert。不過大家既共通點就係比較靜,d人唔多出聲,唔似HKD咁嘈。

8.      京都的各大寺廟一日不能去太多,最多也是去三個地方,依舒國治於 <門外看的京都> 所說,以跳躍的方式遊覽,比起一日內集中去一區會更好。

9.      原來位於京都山科的毘沙門堂係連本地人都唔知,或者一說是京都山科根本不是處於京都市中心地帶,沒有人知道不出奇。

10.  第一晚住hostel已經開動了旅人mode,幸好hostel下面有間bar,氣氛十分不錯,而且bartender又會有朋友一齊去間bar度飲野,又順便吹水。

11.  有一位在hostel住的韓國人,只在工餘時間學了兩年日語,去年底已經考了二級水平,之後辭職到日本進修,7月就回韓國考一級了。可能韓文文法及敬語與日文相似,難怪可以學得咁神速,而且聽力也沒有大問題。同是與的一樣於去年底考了二級,差太遠了。我聽她們的對話,用心聽的還可以,一不留神的只聽得三四成。

12.  另外一天又有一個之前滋賀縣唸建築系的,不過她說畢業已經三年了,都未找到有關本科工作,上一份工也只是在居酒屋的waitress,現在又是無業遊民。當然,當中找不到的理由我不清楚,不過這又說明了日本的經濟其實又是糟糕,如果日文學藝不佳可能待上半年沒有工作一點也不出奇。我那次和她說我剛剛去過去彥根城,她說有親戚住在那裡,但談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她其實是靜岡縣人。

13.  之後有一次剛剛在看球賽前見到一班外國人在平台,及後回房時又見到他們在common room出現,於是又像聯合國的談天說地,照這樣看來,晚晚也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沒有住錯地方。

14.  在京都預定要去的café及食店只去過一兩間而已,白撞而去又好吃的數量實不算少,雖不至於美食天堂但找東西吃最多只是有吃貴沒吃錯,東京就有點難說。

15.  去過一間叫<靜香>的咖啡店,經營了六十多年,不過樣貌則有點似冰室,椅子也同時用上幾十年的貨色,同時亦播著老歌,主事的婆婆沒有九十歲也應該有八十多。某程度上,似是穿越時光隧道到了另一個世界。

16.  有一日竟然京都站前去了ucc café,咖啡味道其實與香港的相差不遠。去了無數間咖啡,如果可以去北山咖啡的話應該北山是最好,之後就是京都出產的小川咖啡,也是剛巧朋友要吃早餐入去喝的。重點是,沒有一家咖啡店的咖啡是難喝的,比起來香港是有好多垃圾店。

17.  在關西坐JR,坐到的站台售票處版圖最遠向東去可去名古屋,向西去可以去岡山縣,有夠顛的。

18.  如果是在京都站流連的話,香港人最喜愛去拉麵小路,不過我每次都是在樓上的食店進餐。

19.  相機運用依然學習中,不過後段拍的應會比前段稍好,同時這次才由拍攝間細緻領略京都街道及庭園的美,只是邊走邊看其實沒太多體會。

20.  當中拍得最多的其實是紫陽花,不只是京都,在日本其他地方的大街小巷都有,不過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在京都。紫陽花大概是我去的季節盛開,雖然是梅雨季節,但看到盛放的紫陽花都算是對旅途的一點補償。


Johnny仔 | 17th May 2010, 01:11 | 個人‧生活 | (785 Reads)

Picture

已不是第一次一個人去旅行,每次總是充滿期待,畢竟又有新體驗,同時又有來自五胡四海的新朋友。或許每次去旅行都有點靈性,造就想要次大夥兒柴娃娃的,可能其實是食玩買加水上活動,由沉醉靈慾比較形而上的,一下子跌回凡塵,做回酒徒的小旅程。

 (閱讀全文)

Johnny仔 | 4th May 2010, 00:39 | 個人‧生活 | (182 Reads)
已墮入輪迴,愈是慣於獨行,就愈樂於維持現狀,但其實潛意識想有根本改變,不過礙於未有途經或不慣於轉變而作罷。

二十歲的時候未發覺,原來我過後的幾年可以過得如此糟糕,事業一塌糊塗,工資微薄,同時又因圈子關係,幾乎沒有碰過可以發展的女孩,反而姐姐就有一點。不過,又或者因為如此糟糕,印象中當時寫的東西比現在的好得多,靈感比現在多好多,都說文人是要從靜思及傷感中才有自省的時間,有自省,自然有所覺悟。

在那段寫博的日子,我真的想過長此下去會否變成電車男,橫豎看來未來是一片昏暗,而且又不知道將來會做甚麼工作,進修的東西又不知最後有沒有用處。不過那時反而心無雜念,因為都已經夠壞,所以無慾無求,只是人生覺得比較灰暗而已。而且心無雜念還有一個好處,就是讀書會比較專注,比較得心應手,效率高得難以置信,幾乎回到十七八歲時的顛峰狀態。

及後成功逃離電車行列,我對IT這行業心存厭惡,之前三年的工作基本上是作孽。工作其實沉悶,只不過沒有之前的灰暗,而且起碼不是夕陽行業,情況沒有之前的糟糕。生活態度沒有大變,悶蛋的依然是悶蛋,認識的人算是比之前多了一點,但又不覺得會有甚麼與別不同,頂多是個人多了半點寬容,少了半點燥底。

中間沒有經歷過甚麼大事,只感覺到自己日常接觸的網絡由電車男變回正常人,同時減去口中的一點語塞。可能是這個原因,某程度上開始對新相識又一無是處同性不理不睬,對,我由讀書到現在實在認識太多同性朋友,多到我想去改變這個局面。我知道這由於性格使然,要由基本盤去改變其實好難,反而認識多點新朋友開始會比較容易,有感讀書時認識朋友不是難度,反而工作久了,圈子沒怎變過才是危機中的危機。

在整個過程中,托賴沒有甚麼不快事發生,雖未至於大幅改變自身的生活態度,但在言語間開始感覺到自己不斷在成長,重拾如何與人溝通的能力。茫茫人海的路途上,我們都身處於一個轉運站,未到最後都未知道會怎樣走。就是這種未知,我們才有對生活的期盼及憧憬,所以呢,還是向目標前進。

Johnny仔 | 22nd Mar 2010, 01:07 | 個人‧生活 | (308 Reads)
不講不覺,自從現時每周定期做gym,並持續了一段不短的時間,身型開始有所改善之際,穿衣的自由度亦隨之大增,以前因身型缺陷不會選的衣服也統統可派用場。當然,就是這種的轉變,令到觀察面大增之餘,同時亦更清楚自身的局限,而且有點可惜的要告訴自己,大部分的品牌都不能碰,因為如我的作為標準日系細碼男,於香港的選擇其實不算多。

這個不算多已經比三兩年前有所長進,當年如果要買日版衣服,應該除了IT及部分水貨店之外,平價得大眾到周圍撞衫的uniquo不計在內,不算有太多平價且質優的選擇。而且數年前也未太興起slim cut,所以買得的大多都我現在所要的大一個碼。當然,當年沒有發覺此問題的原因是我還未著得起細碼衫,買大一個碼雖不會不自知,但穿細碼衫肯定穿得不好看。所以呢,當時未算是買錯衫,但如果現在還著同一款衫出街就嚴格來說有點衣不稱身。

現時的情況好一點,起碼有HARE及TK這些比較實惠的品牌,而且好多時HARE都有細碼,又有好多褸款,每件入貨量又偏少,撞衫機會不太大。TK設計其實普通,不過西裝褸款反而不錯,我會穿得比較合身,尤其是身型改善之後,線條比較突出,其他品牌不是件件修身設計都做到這個效果。

雖然上季開始IT已經將Journal Standard同Beauty & Youth搬左入去,但係IT出名食水深,一件8000 yen既衫可以賣到$1200左右,所以正常情況不會輕舉妄動,。不知遲點會不會連SHIPS、Urban Research及United Arrows也進駐衣架上,起碼不會買也可以試一下。

香港不是沒有細碼品牌,但也是近年才興起,而且部分細碼於我是細得過份,同樣不合穿。撇開K2設計比較普通的不說,underground (香港版) 細碼Tee還可以,但西裝褸已經有太逼太緊的情況;initial的細碼衫有部分更誇張,曾經是試過穿不下又或者扣不到鈕,設計還要比的纖瘦的人穿著。

看來,於我來說,要選一些真正合身而又出眾的,非要不去一次日本不可。

Johnny仔 | 7th Jan 2010, 00:12 | 東北尋幽探奇 | (584 Reads)

2008-8-19

到弘前旅遊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可以邊吃飯邊聽津輕三味線的演奏。相信為著這個目的而來的香港人並不多,更多的應該是為了蘋果公園而來,不過這個時節的蘋果仍未當造,貿然到蘋果公園未必有蘋果採摘。反而津輕三味線演奏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也有,順道學習日本文化也是一件好事。

其實我們到現在搞不清津輕三味線是一個怎樣的演奏,記得當中的節奏明快,以及奏法類近敲擊樂器,亦即以敲擊手法向琴弦撥彈,但我所認知的僅此而已。

Picture

於弘前市約有數家有津輕三味線演奏的餐廳,大約夜晚六時多左右,我們行逛到「杏」鄉土料理附近,順便問問是夜還有沒有位子。幸好還有一兩張檯未有人訂,我們才可看到演出。第一輪演奏約於七時半開始,因為演奏途中大家也不會飲食,我們需於七時先入內點菜,然後吃喝一輪之後才開始看演奏。

 (閱讀全文)

Johnny仔 | 12th Dec 2009, 21:15 | 東北尋幽探奇 | (291 Reads)

2008-8-19

不經不覺又有半年沒有寫東北旅行,這回又到燃燒記憶的時間。

 Picture

我們都是用腳走的,已經由火車站到市中心再到有歷史遺跡的地方。先前介紹過的有青森銀行記念館,再由那裡往內走,就到眼前的旧東奥義塾外人教師館。雖是明治年代的產物,但經過不少次的修繕,基本上也保持原貌。

 (閱讀全文)

Johnny仔 | 22nd Nov 2009, 02:00 | 個人‧生活 | (169 Reads)

其實打算找一些比較蕭剎的構圖
但可惜每每旅行時都去得不夠蕭剎,反而充滿歡樂
定題變為意念中比較特別的燈與燈柱
燈與燈柱本身沒有甚麼特別
不過當構圖不只有燈與燈柱時
又會與周圍事物擦出火花

Picture

這是第一次去北京旅行時所攝
本身彩色時沒有甚麼味道
改為黑白後反而更為傳神
有種老城中稀虛自處的韻味

Picture

日本民居中的燈柱多不勝數
孤芳自賞的不多
反為多與民居結合
雖密密麻麻如蜘蛛網
但亂中有序
身於城市與鄉郊的都一樣
這為京都銀閣寺途中的街道

Picture

這裡的較為井井有條
顯現的味道與先前有別
原因可能位處十字路口
又可能時為黃昏
而且八戶鮫町本身帶點冷冰冰
太井井有條的電線與人稀小鎮
再與含有後經濟時期的悲情
恰好置有一對比於此

Picture

同樣是東北地方
同樣含有一般東北小鎮的寂寥
但加上津輕三味線的發源地
而且燈柱加上裝飾燈
縱使是井井有條的電線
多少都富點跳脫
在提醒弘前市不是一個純為居住的地方

Picture

往秋田市附近的溫泉浸浴途中
又特意對燈柱電線產生感覺
這回可能是角度使然
普通燈柱也英偉起來

Picture

是為法國東部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朋友家的擺設
具有照明用途之餘同時又備藝術味道
看到屋主女友花點心思
燈、圖畫與金魚三位連成一線
構成家中一隅的小天地


Johnny仔 | 15th Nov 2009, 02:22 | 德法休閒日誌 | (191 Reads)

還是一句,圖片又比文字精采得多,我等在此文化不多,就是當個食客比較簡單。

Picture

來到湖邊約當晚七時左右,說是夜晚但其實夜晚未到,此時此景應在各人玩耍完畢上岸之時,大概時九時左右。

Picture

這是第一晚其中的佳釀,當然全數則有更多,但只看這些已夠人垂涎三尺。

Picture

看到瓶旁邊的薄荷葉嘛,他們在弄mohito,味道也不賴的。

Picture

這大概是飯後的凌亂,執拾過後已不算杯盤狼藉。

Picture

其實也蠻喜歡屋中大廳的那個大燈,照亮屋中之餘又和周圍氣氛融和。

Picture

這是另一個晚上到堤壩另一邊的餐廳,景色非常不錯,九時多而天未黑,同時又好喜歡這個環境,當然如果是和女朋友去的會更好。

Picture

法國本地牛扒,著侍應煮medium,法國牛扒特色是牛味比較重,質素其實澳洲的會佔優,賣相不賴而也可入口。

Picture

喝過為數不多但其實又是平生最為好喝的Irish coffee,味帶甘甜,咖啡又與whisky相當和諧,起初未拌勻時三層壁壘分明。

Picture

另一晚派對用酒,味道忘記,畢竟開心就是最重要。

Picture

這一盤沙拉約十個人份量,我也吃了兩回,大伙兒喜孜孜的吃過後就開始BBQ,大吃大喝到深夜。

回想起,香港真的沒甚麼機會搞這樣的house party,而且是一連三晚。


Johnny仔 | 7th Nov 2009, 02:12 | 個人‧生活 | (157 Reads)
在這份工栽得愈久,感覺愈來愈遲鈍,更見靈感喪失得愈來愈快,快得連靈魂也就快抽光。寫作愈見無力之餘,甚至是多年前建立起的朋友友誼,也因時日關係日漸疏遠,空間愈來愈少,但看不到日後的長進的空間。

博開了三年多,開頭興緻勃勃的固然,但可能由於先前的工作太頹廢,同時錢少事少時間多,花在網上建立友誼,路過別博打個招呼同時以不用角度認識世界的時間花得不少,結果愈寫愈有。而且人窮志短,都是悲劇闖的禍,最為有感覺下筆時反而在做無業遊民期間,好容易因一兩個意念就成文。至於現在,有時別說興緻,根本連坐在檯前反思的時間也欠缺,何來會有意念。

記得前一回好有靈感的時間,每每吃過飯後就寫,一直寫呀寫,有好有詩意的也有極度沉悶的,直至下午三四時左右。那個時間,剛好是在京都旅行之後的一段時間,人去得神社古蹟多了,連那裡的靈氣也吸了一點,空運回港後再慢慢品賞,這種時間維持一年多,甚至於連另一個旅行去過又回來,依舊吸著那一點靈氣,所以當時寫得出細嫩但猶如親歷其境的文章,同時又長寫長有(大約寫了兩年左右),不無原因。

及後數次旅行,已經缺少那種旅程細味,可能有好多東西更精采,但見微知著的地方已經不多,某程度上著重了樂趣。而且每個地方特質不同,縱使一個人去旅行,到過的地方也未必每每有所感受。不過,孤獨再加上迷茫,的確能令靈感增強,愈見孤獨,愈能集中思考,愈容易見微知著,尤其當時在三岔口上,後續可能性有好多,而且自己不知不覺間造就一點可能性來。所以呢,喜歡一個人去旅行,有其因由又同時又有更多空間,修理平日不常有的意念。

有時在想,在現實中認識的,突然經過博客中看回自己,落差應該頗大,甚至是可能看到的根本是另一個人。反過來,先在博客中認識的,之後再在現實中碰面,在我看來反而沒有大問題,可能是先入為主吧。我很少去朋友的博客看,應該說會寫博的朋友不多,看的反而是物以類聚,各有特色,惟近年忙於考試,工作時又不能上網,欠缺找新博客看的動力,縱使可以找也未必有太多時間。

大概寫到這裡,剛剛引發的靈魂又突然燃燒殆盡,有機會再續談洗滌人生之事。

Johnny仔 | 19th Oct 2009, 00:16 | 德法休閒日誌 | (180 Reads)

寫這些題材的,尤其講述的內容不是行程,而是旅遊拾趣,看圖比看文字來得具體。

Picture

這是早晨起來的狀況,時間剛好十一時左右,對我來說之前晚上的睡眠來得正好,昨日到步時的疲憊全消。基本上,我們每日的早餐都是這樣,麵包、牛油、果醬、咖啡和其他飲品,次次都吃到飽,之後又再休息,等待下一餐的來臨。

Picture

因為只是休息實在太頹廢,所以每餐之間都有點活動,其中一日就在湖邊繞一個圈。說是湖邊,應是水塘(Réservoir de Bouzey),平常在該水塘大約要兩個小時,因為我們膽大,經常抄小路入泥沼,最後連朋友也開始想想是否要尋回失踪人口。部分環水塘路段為森林,間中有好幾株大樹倒下,或許鋸下來作木材。

Picture

好幾個地方有草原,不知是養牛的還是之前有別的農作物,只是捲起作一扎扎的乾草,或作餵飼之用。

Picture

也有部分地方有好人家,雖不是處處大屋,但不少屋子有其個性。可恨的我只是過客,雖與此有一面之緣但似乎無緣長居,不過我不強求,起碼到此平日連亞洲人都不會到的小鎮一遊也是特別事。

Picture

星期天,大夥兒到海灘去。海灘上人頭湧湧,美女三五成群,但一家大細的更多。至於救生員,可否有人告訴我他手中那枝長竿是做甚麼。

Picture

這是海灘的另一面,人少一點,不過環境似乎更優美。這邊的湖水好像比湖中的其他地方清澈,而且遠處又有人租小艇泛舟,心曠神怡矣。

Picture

這裡是水塘的其中一個遠景,其實我們要到鏡頭盡頭的堤壩,才可回到小屋中,不過路程不算十分遠,應該半個多小時左右吧。但這樣一走,回到小屋時已四五時,連午餐也未吃,頗為肚餓的。


Johnny仔 | 5th Oct 2009, 00:19 | 個人‧生活 | (123 Reads)
每逢隔一陣子,腦袋又有新念頭,不知是年紀漸長抑或以前太過年少氣盛,以前可能隔幾個月就有的新念頭,現在可能是隔一兩年,甚至又或更長。新念頭可能是旅遊、轉職,又或者是新的學習歷程,新的興趣,應有盡有。不過,有時卻又會在應該轉變的時間,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方向,可能我無欲無求,也可能是欲求不滿,想東又想西,魚與熊掌同時兼得。

走到這個時間其實好尷尬。那個甚麼工作也會找的年代,離現在愈來愈遠,當時想到會做的東西有好多,因為甚麼都沒有做過,於投閒置散的年代做起事來也特別起勁。畢竟當年想做的東西已經完成了一半有多,但往後的,一時想起竟連半點意念也沒有,腦袋混混沌沌,一片空白。這個想法本身沒有既定課題,不一定是現時所得的自然延伸,但起碼會有一個短期目標。

前幾日與大學朋友們吃午飯,討論的又是這個話題,相信好多人在這個階段遇過同樣情況。有時我不以為然,吃吃喝喝的時間過得好快樂,但忽然給朋友一言驚醒夢中人,其實大家友儕間擁有著不同技能與想法,可能其中一人覺得是不足道的事,另一個人可能是思想中的盲點,想都未必會想過。朋友希望找一個空閒的時間,想想人生的路向,總好過甚麼都不幹,原地踏步。當然朋友有這樣的想法非常好,只是我們最後的結局好有可能是話題胡說一輪,然後拿著手握的紅酒舉舉碰杯,淪為一個個飯局酒局,再也普通不過的聯誼聚會。

都說這是效率闖的禍。這個城市的通病是城市節奏太快,每日過著的生活一模一樣,但幾乎未必有空間處理當中衍生的問題,壓力及無力感或多或少由此產生,並隨年月增長擴大。生活快得令人透不過氣,甚至連反思的時間都欠缺時,遑論去優化身邊各項事物,根本要處理既有問題的空閒也沒有,這種覺悟於每次外國旅遊回來時更甚。

言歸正傳,只是希望於現時的comfort zone找突破,但好多時都礙於周圍環境所限,想做的未必會發生,未必想發生的又可能突如其來。這從來是道難題,與身處的時空沒有太大關係。間中過一段時間,嫌悶,多想幾個點子,多想點搞作,不壞也,只不過這回腦塞,又沒有甚麼下定決心要做的事而已。

Johnny仔 | 29th Sep 2009, 23:06 | 德法休閒日誌 | (175 Reads)

說是不期而遇,與前述的一樣,對旅行的人和事都是沒法可以預計的,隨時都有驚喜有任何事發生的可能。這次旅程我也盡量長話短說,其實好多細節上的東西都令旅行者再三回味,但對一眾需要旅遊資訊的朋友反而全無啟示。

出發期間的東西沒有大多特別,反而是我一早拿個大背包回公司比較引人注目,而且路上還要下大雨。因為公司鄰近機鐵站,放工後可以施施然到機鐵站check-in (註: 機鐵車票用積分換回的,平日我肯定不會搭),之後還有兩三個小時空檔去約朋友吃拉麵,比起平日需回家再出發折騰一番的方便好多。同時,之前在申請信用卡時還送了張貴賓室使用劵,還可去洗個澡,渾身舒暢。上機前還有時間看了一會<櫻紅醉了>,提醒自己下回也要往去日本去。

起首都對自己沒有搭過長途機的經驗,對下機的時差問題沒有掌握,就藉著這次的機會試一下。看了一齣電影,戴上耳塞及眼罩之後就寢,只嫌位子不夠舒適,睡得不夠好,時睡時醒但不知不覺已經睡了七八個小時。伙食不錯,總算超越充飢的層次。這時,我其實沒有對這個旅程期待過甚麼,沒有盤算過要怎樣,於出發期間依然渾渾噩噩,有一種未知踏進陌生國度的感覺。

下機大約當地早上六時,天未亮,不過機場有好多像我們坐長途機的,等轉機的,等過關的,最後幾乎是七時正方到機場的火車站。我打算買的七時四十五分開出的火車幾乎坐不著,中間在火車站排隊耗去了差不多半小時,雖然櫃位由只有一個開到有四五個,不過依然慢,我差點已經忘了自己在歐洲,效率這東西不太管用。這趟車我坐得不太久,只是由機場坐去Nancy附近的Lorraine TGV的僅僅一小時而已。

Picture

下車時,想到的是久違的好天氣,以及昂然壯闊的天空,這兩樣香港真的好少見,幾乎忘卻的是,我由香港到法國已經折騰差不多二十個小時,快樂不知時日過,莫過於此。

Picture

再由火車站坐巴士到Nancy的市中心,終於與朋友會合,真的辛苦大家了,大概時他們昨晚又是派對時間的關係,上午十時的睡眠惺忪比我的還要強勁。二話不就,先到法國朋友家中吃個早餐然後小眠數晌。朋友家基本上位於市中心,附近的樓房大概蓋了二三十年左右,不過格局就和五十年以上的沒有太大分別,好多樓也是沒有電梯,搬傢俱主要是由地下吊上去。住在這樣的環境中,也是愜意的。

Picture

屋裡擺設簡單但有點凌亂,就是內裡髹油的顏色比較獨特,比起平日單調的白色又或單色,混色可突出屋內的風格。同時屋主愛好音樂,屋內也有捽碟機及電子琴,對於外國比較自由的居室,我也是第一次見識,比起亞洲本身相對焗促而狹小的風格大相逕庭。

Picture

於家中小睡、歇息及遊玩之後,旅程於現在正式開始。由是夜起,舉行四日三夜的湖邊派對,所以先要去超級市場買好兩晚的糧食,主要為BBQ及即放於焗爐的食物,當然也包括紅酒。過程不贅,只記得四人合力狂買一百歐元左右,量多但估計只可吃兩日左右。紅白酒於法國特平,數歐元一支而味醇,所以紅白酒共買五六支左右。

唔,是時候浩浩蕩蕩的到湖邊去。


Johnny仔 | 4th Sep 2009, 01:02 | 德法休閒日誌 | (201 Reads)

回港數日,忽爾急墜於繁華與忙碌中,到現在終於都有點空間寫點博。

與旅日不同,是次旅程甚麼都不趕,只是跟著朋友探朋友,邊探邊玩邊認識新朋友。基本上,到步之後一直都很悠閒,到離開慕尼黑也一樣。數日來,公事私事不停的轉轉轉,周遭沒有悠閒的氣息,家中又只坐在電腦前上網,頓時腦中一片空白,發現人生不應侷促於此,活著的方式也可有好多種。

我在法國及德國的時間大約為一半一半,下面只為旅程簡單的介紹一下,待他日讓時間沉甸後再詳細描述。

Picture

首四日大約在法國東部Lorraine地區,晨早落機後坐TGV到Nancy與朋友會合,稍時休息至日上三竿以後,收拾行裝及準備儲糧,再到Epinal附近的湖邊小屋與友狂歡三日。

Picture

及後的四日到Alsace地區的Strasbourg的朋友家繼續遊玩,白天除於市中心外無事可幹,反而是朋友們的大小派對,夜夜笙歌,每日都是日上三竿以後才活動。於法國的日子,紅酒白酒喝得多,但喝得好開心好滿足。

Picture

之後兩天到德國法蘭克福附近的Wiesbaden,不過就住在青年旅舍中,依然改不了頹廢本質,曾想過可早起但最後又作罷。Wiesbaden景色非常不錯,而且又碰巧有wine festival,好極了。

Picture

最後數天才到Munich,這算是旅程中的大城市,開始有點香港的影子,不過也只影子而已,只是人多步伐快及遊客多,其他東西也是十分歐洲的。直到最後一天,也是慢慢的暢遊,雖做回遊客的角色但又不全有遊客的風範,離去時甚至有點依依不捨,不捨的不全是旅程完結,反而更多是人文氣息、放慢步伐的心曠神怡甚至是天氣,感覺都與亞洲地方大不同。

知道他日未必經常踏足歐洲,又或下次可能只做回尋常遊客,對這次旅程的人和事都特別珍而重之,希望有日可將感覺重塑。


Johnny仔 | 14th Aug 2009, 00:11 | 德法休閒日誌 | (176 Reads)
果然是一個多變的旅程。

原先已經訂好的第一程車票,已經因為某個原因要取消,幸好一早有此著而且平價二等票一早已賣光,明日落機先去退錢,五十九歐元又可袋袋平安。

不過,再看看天氣報告,歐洲的天氣還是比想像中要冷,雖日光普照時有好盛夏,但早晚好可能只有十來度,看來要多拿一兩件長袖衫為上策。

雖然明日起行,但因為搭夜機的關係,明日還是要上班,再吃吃喝喝才起行去。

Next